Quantcast
Channel: CodeSection,代码区,网络安全 - CodeSec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12749

2主犯归案 揭秘电信诈骗背后数据贩卖链条

0
0
2主犯归案 揭秘电信诈骗背后数据贩卖链条

昨天来源:青网

罗庄徐玉玉电信诈骗案成功告破,主要犯罪嫌疑人郑某某(男,29岁,福建泉州人)、黄某某(男,26岁,福建泉州人)等2人被抓获归案,其他犯罪嫌疑人正在追捕中。

另临沭宋振宁被骗案侦破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已锁定2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事件回顾:

8月19日16时30分许,临沂市罗庄区高都街道办事处中坦社区,年仅18岁的南京邮电大学准大学生徐玉玉在接到一个声称“教育部门”要给她发放2600元助学金的电话后,转出了自己上大学的9900元费用。

没过多久,徐玉玉意识到不对,于是给对方打电话,结果电话已经关机。徐玉玉焦急地等着,等待着那漫长的半个小时,等待着对方能履行承诺将钱尽快汇回来。徐玉玉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

19日21时30分,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带着女儿到高都派出所报案。

从高都派出所出来以后,徐连彬骑着三轮车带着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当时雨虽然停了但是却有点凉,徐连彬下意识回头欲叮嘱女儿穿上外套,结果发现女儿一头倾倒在了车上不省人事。徐连彬见状后赶紧停车,拨打120求助。

21日21时30分许,经抢救无效徐玉玉最终离世。


php?url=0EHbGH9iPO" alt="2主犯归案 揭秘电信诈骗背后数据贩卖链条" />
2主犯归案 揭秘电信诈骗背后数据贩卖链条

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徐玉玉案3名在逃人员

2016年8月19日,犯罪嫌疑人陈文辉伙同陈福地、郑金锋、熊超、郑贤聪、黄进春等人冒充教育局干部,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取山东省临沂市群众徐某9900元。现犯罪嫌疑人陈福地、郑金锋、黄进春已被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熊超、郑贤聪三人在逃。

陈文辉,男,汉族,1994年12月10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安溪县白濑乡下镇村待御潭66号,身份证号码:350524199412108616。

熊超,男,汉族,1997年10月28日出生,户籍地址:重庆市丰都县三合街道啄木嘴村2组53号,身份证号码:500230199710286110。

郑贤聪,男,汉族,1990年01月25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永春县达埔镇达山村837号,身份证号码:350525199001253559。

请各地公安机关接此通缉令后,立即部署查缉工作,发现犯罪嫌疑人即予拘留,并速告公安部刑侦局。

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将给予人民币五万元奖励。

学生被诈骗离世背后的数据贩卖链条: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

短短3天之内,接连发生两起学生遭遇电信诈骗,继而发生心脏骤停离世惨剧。舆论在痛斥诈骗分子的同时,也开始关注:学生的信息是如何被精准泄漏的?

据沂蒙晚报报道,山东临沂罗庄女孩徐玉玉8月19日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有一笔2600元助学金要发放给她。按照对方要求,徐玉玉将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了骗子提供的账号……让骗子得手的一个关键是,在这通陌生电话之前,徐玉玉曾接到过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这意味着,骗子精准掌握了徐玉玉的多类个人信息。

8月25日,一名资深计算机技术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徐玉玉的信息有可能是被黑客盗取后,卖给了诈骗人员。据他称,有团队曾试过“侵入”临沂周边多个市县教育局的网站,发现几分钟就可以进入,相关信息可以随意浏览和下载。

这名技术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黑客盗取个人信息,已形成一个巨大产业链,一部分黑客在黑进某些网站获取信息后,再在一些论坛、社交群中贩卖信息。

与之相对应的,网络上的数据贩子则随处可见。

据部分数据贩子称,他们手上有全国各地区各行业的各类数据,不只是学生的电话数据,股民的账户数据、机票数据、网络购物数据、新生儿数据等等,他们都可以出售。

网络安全专家、猎豹移动安全研究员李铁军对澎湃新闻,其实不是这些黑客的技术有多好,主要是像学校、医院等机构在网络安全防范上投入不够,导致黑客用很简单技术就可以侵入,而这些网站存有大量个人信息。

数据贩子猖獗:有人宣称“国内学校,有一半数据我都有”

经知情人士指点,澎湃新闻记者以“购买数据”、“电话销售”等关键词,通过QQ软件查找,找到一两百个相关的群,这些群销售包括“精确数据购买”、“机票数据”、“淘宝数据”、“保健数据”、“电话数据”、“丰胸减肥数据“、“一手新生儿数据”等等手机号码资源。

记者通过QQ加好友方式联系到了几名数据卖家。

据几位卖家介绍,他们主要是做电话数据销售,这种数据可以简单分为两类,一类是比较精准的,电话与机主的姓名都有;另一类是比较模糊,仅有电话号码。

卖家称,在售的数据类型包括,今年新开的股票账户,这种一般兜售股票资产类的公司会买的比较多;还有像老年人电话数据,可以推销保健品之类的;当然还有像学生类的电话数据,但买这类数据会相对少些。原因是学生本身不太好骗,且经济能力有限。


2主犯归案 揭秘电信诈骗背后数据贩卖链条

这种数据根据新鲜程度,价格也不一样。

根据这几名卖家的报价,100元可以买到2000个电话信息、300元能买10000个电话信息;10万个电话信息卖到1200元,20万个电话信息卖到1800元。

卖家新拿到的信息则贵一点。一位卖家称,8月份刚拿到的数据1毛一条。当然,如果是“没有卖过”的纯一手数据,售价可能会高到1-2元。

关于售卖数据的范围,有卖家宣称销售的是全国数据,买家可以根据地区来选择。

某专业财经媒体的报道还提及,有“业内人士”宣称,“国内学校,有一半数据我都有。即使手头没有的,只要你告诉我名字,我也都能拿到。”

以往,购买高中毕业生数据的,多是一些不正规的成人教育或者网络教育学校,但随着生源的减少,这类生意已经熄火。

新的买主中,职业骗子占了大多数。

谁泄漏了个人隐私信息:教育机构信息安全投入不足

关于这些个人隐私数据的来源,绝大多数卖家都不愿透露。

有一位卖家称,他们获得电话号码的其中一个来源,是通过财经网站提取的。

李铁军解释,这可能是通过一个程序,只要用户登录这个网站,电话号码就会被抓取,但这些电话号码绝大多数不是实名的。

前述卖家还透露,其出售的数据的另一个来源是,自己去“开发”。这个所谓“开发”,正是向银行、证券公司、大型门户网站、购物网站等机构里的个人去购买。

不过该卖家称,现在这样的渠道越来越难了。

除了上述渠道,李铁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黑客正成为泄漏个人信息产业链上最大一环,一部分黑客开始专门倒卖各种数据,一些教育机构、医疗机构的数据往往很容易被盗取,因为这些机构的业务现在与互联网的结合很紧密,但这些机构在国内一直是比较缺钱的部门,而做好信息安全需要比较大的投入,其在选择安全方案上就受限,这还包括后续的投入和维护,所以这些机构面临掌握了大量信息,但安全方面却是做得不够。

按教育部、公安部发布的《教育行业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定级工作指南(试行)》、《教育部 公安部关于全面推进教育行业信息安全等级保护工作的通知》,在全国开展信息系统安全等级定级备案工作。两份通知中,对教育行业建议的最高安全保护等级为第三级(级数越高要求越高),当然学校可以根据自己需求提升安全保护等级。

可资对照的是,银行部分系统的最高防护等级为第四级。

“另外一个情况是,这些教育机构网站存在的漏洞并不高深,很容易被入侵“,李铁军表示。

上述资深计算机技术人员也表示过,其了解到,一个黑客团队几分钟内绕过某市教育局的网站防火墙进入后台。

监管缺位:防范仍只能靠个人

那么,问题这么多,监管去哪儿了。

关于个人隐私泄漏带来的损失甚至灾难,一位地方经侦警官表示很无奈,他们很理解也很同情受害者,但他们对这类案件也很苦恼,有时候牵涉金额不大,但案件的调查却很复杂,一方面涉及查案侦查地域范围会很广,另一方面一些零碎案件可能要积累到一定时候才一起侦办,对他们来说,精力很有限,不太可能到处去灭火。

这名警官认为,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很难通过公安、司法机构来减少案件的发生。

据光明网报道,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与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诈骗全民举报平台――猎网平台于去年底发布的《现代网络诈骗产业链分析报告》初步统计,在中国,从事网络诈骗产业的人数至少有160万人,“年产值”超过1100亿元。

李铁军直言,现在中国个人信息泄漏正面临失控的危险,每个人都不安全,但这个系统的改善需要花的时间会非常长,包括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司法机关办案能力是否跟的上、还有管理数据机构能力是否能提升等等,这中间需要花的时间和代价都会很大。

光明网在一篇评论中直言,骗子之所以得手,其“成功”之处远不止于电信主管部门和电信运营商对“骗子专用号段”公然存在的无睹和无视,其他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部门和机构、以及负责审核(骗子开卡)客户信息的相关银行,都不能与此撇开关系。

李铁军提醒,在相关监管完善之前,最主要的防范还是靠自己,尽可能保护个人的信息,“比如在提供个人数据时,只有在那些必须提供个人真实数据的地方提供。”

另外,李铁军还认为,在这些容易泄露信息机构缺乏安全方面的管理人才时,这些机构找是不是可以找专门的第三方安全服务公司,比如现在用的较多的云技术,可以将他们的资料交给专业公司的云服务器托管,这些专业公司被黑客攻陷的可能远要低于他们本身。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但可以安全方面上个台阶。

李铁军,社会不应该通过一个少女的死亡来警醒民众。在法制、网络安全相对滞后的今天,需要改善的地方也有太多,更需要个人清醒认识到这种电信骗局,让悲剧不再发生。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12749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