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hannel: CodeSection,代码区,网络安全 - CodeSec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12749

昭通一家族团伙冒充黑社会进行电话诈骗涉案金额120万元

0
0
昭通一家族团伙冒充黑社会进行电话诈骗涉案金额120万元

一点号河北琐碎事2天前

“我是黑帮 有人喊我灭你全家”
php?url=0E6WPWpuNt" alt="昭通一家族团伙冒充黑社会进行电话诈骗涉案金额120万元" />

这个家族式的诈骗团伙成员都被抓了

先打电话给作案目标,对方接通电话后,立即叫出对方的名字,对方一头雾水时声称自己是黑社会,正在帮人讨债或替人收拾仇家。对方心慌之际,又在电话里说“砍手砍脚、灭掉全家”之类的黑话,继而索要辛苦费。5日,昭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通报了当地首例冒充黑社会行骗的新型电信诈骗案,抓获了一个家族式的诈骗团伙。

案件频发

“黑帮”打恐吓电话骗钱财

“王总,你给我听好了!”今年3月一天,在昆明开公司的王先生手机突然响起,刚一接通电话陌生人就咆哮起来。

“请问一下,你是哪位?”王先生问,对方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我是黑社会,黑社会和黑帮,你听说过吗?”

王先生很想弄清对方的身份。

“我们是黑帮,有个仇家花钱请我们来收拾你,叫废掉你,来下你的手,下你的脚。”对方满嘴黑话。

“我是个老实人,没得罪过人呀。”王先生争辩道。

对方嚷了起来:“不要跟我东拉西扯了,你就乖乖交钱吧。不过,这几天我们一直跟踪你,觉得你这个人还是挺仗义的,人也不坏,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不想跟你过不去。你看,我手下几个弟兄跑点腿、苦点钱也不容易,你就汇点钱来作为辛苦费吧,我好跟兄弟们有个交代。不然的话,我叫你公司开不成,还会缺胳膊少腿的。”

王先生为了息事宁人,觉得对方要的钱也不多,就往对方指定账户上汇了5000元。几天后,对方再次打来电话让他再汇5000元来。

王先生安排员工在公司里埋伏后,打电话叫对方来公司里拿钱,对方挂断电话后,不再来骚扰。

记者了解到,3月以来,昭通警方陆续接到市民报警,报警人称,他们接到自称是黑社会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准确说出他们的姓名、住址、身份证号、工作单位等信息后,满嘴黑话,威胁报警人汇款免灾。他们只得向对方账户上汇了1000元至20000元不等的辛苦费。

警方查明

诈骗老手组织家人冒充黑帮

接到报警后,昭通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经过近一个月侦查,5月6日,民警在昭阳区一举捣毁了以马某炳为首的诈骗窝点,抓获了马某炳及团伙成员张某江、刘某喜、施某林、丁某云、丁某涛、施某芬7人,现场缴获电脑、手机、座机电话等作案工具和8万元。

警方查明:马某炳在浙江打工期间,曾参与电信诈骗,返回昭通后于去年7月先后组织妻子施某芬和张某江、刘某喜、施某林、丁某云、丁某涛等6个亲戚组成一个电信诈骗团伙,冒充黑社会行骗。他自己负责买电话、选择作案目标、买菜做饭并指挥其他成员实施电信诈骗;侄子、外甥、儿媳妇的岳母等亲戚负责拨打电话;妻子施某芬则负责查账和取款。每次诈骗得逞当天就分赃。

昭通警方

请受害人尽快去指证嫌疑人

“目前,我们查证的这个犯罪团伙诈骗案件多达600余起,受害人达600多人次,涉案金额超过120万元。”昭通市刑侦支队政委魏雪松说,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逮捕,但不少受害人害怕遭到嫌疑人报复而不敢报案,或认为被骗数额较少而不愿配合警方调查。因此,昭通警方请受害人尽快前来指证和举报犯罪嫌疑人,举报电话:0870-2852245。

看清,他们这样诈骗

●第一步:告知受害人“我在跟踪你”

这个团伙首先通过网上购买个人信息,然后打电话告知受害人“我在跟踪你”。

●第二步:声称仇家买凶寻仇

行骗第二步,嫌疑人会告知受害人仇家已经买凶寻仇。“前两天我安排手下绰号叫雷子和虎子的兄弟,带领兄弟下去收保护费时,兄弟们接了你一笔活儿。”嫌疑人接着说:“你得罪一个人,人家叫我兄弟暗地里要收拾收拾你。”

●第三步:试探受害人会不会出钱

行骗第三步,嫌疑人会转变话锋,试探受害人是否会出钱消灾。

“我让手下兄弟暗中调查了你的个人情况、家庭情况,弟兄们跟我说你老弟为人处事挺讲究,也挺仗义。我今天给你挂电话,看看老弟你啥意思?”

●第四步:加强恐吓力度说出凶狠绰号

行骗第四步,嫌疑人会加强恐吓力度,通常会编造听起来够凶够狠的绰号,同时放出“刀尖舔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之类的黑话,进一步恐吓受害人。

●第五步:提出索要辛苦费

如果听出受害人有些紧张,嫌疑人就会实施第五步――索要辛苦费。

“老弟,你要是有诚意,我也不为难你,手下兄弟毕竟是调查你也好几天了,你给小弟兄整点辛苦费、酒水钱,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当受害人问要多少钱时,他们就会说:“我也不为难你,给跑路的小弟兄,整点辛苦费就行,那你看能给弟兄们安排多少钱?”如果受害者表示可以给钱,他们就反复向对方索要辛苦费。

记者 申时勋 通讯员 莫大钢 邱光辉 摄影报道(春城晚报)


Viewing all articles
Browse latest Browse all 12749

Latest Images

Trending Articles





Latest Images